“内蒙在线”——打造内蒙古自治区文化门户网站! 内蒙在线 | 《忽必烈》电视连续剧官网 | 草原文化保护发展基金会 | 乾元驿 | 资讯 | 世界音乐荟专栏 | 北方游牧民族专栏 

朱祁镇-俘虏生涯

    值得英宗庆幸的是,尽管王振与从征的50余名公卿重臣皆殒命于乱军之中,他竟然毫发无损。他知道已没有可能逃出重围,反而倒镇静下来,想到了自己大明国君的身份。他下得马来,择一处地方南面而坐,平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此时,只有一名太临服侍在他身旁了。一名瓦剌骑士飞驰而至,目光立即落到英宗那身名贵的衣甲上,便开口索要,英宗不给。骑士愤怒了,举刀想杀了他以剥取衣中。恰在此时,这名骑士的哥哥也飞马赶到,见英宗气度不凡,急忙拦住其弟,将英宗送到也先之弟赛刊王面前。


    英宗看出赛刊王是位首领,便不卑不亢地问道:“子其也先乎?其伯颜帖木儿乎?赛刊王乎?大同王乎?”口气之大,使赛刊王不由大惊,急忙禀报也先说:“部下获一人,甚异。得非大明天子乎?”也先急忙让曾出使明廷的哈巴国师和哈者哈里平章去辨认,确为大明皇帝无疑。也先大喜过望,立即召集大小头目说:“我常告天,求大元一统天下,今果有此胜!他觉得,恢复大元疆土,重温祖先的光荣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也先把英宗送到力主不杀英宗的伯颜帖木儿大营,由其监护。英宗成了他向明廷勒索的筹码。八月十六日,即英宗被俘的第二夭,也先即挟英宗来到宣府城南,胁迫英宗传谕守将开门,守将回答:“所守者皆皇上城池,天暮不敢开门。”也先没有捞到好处,于二十三日又将英宗拥到大同,索要余银彩币。英宗谕令开门,守将郭登不肯,英宗大怒,又传旨说:“我与登有姻娅,登因何如此见外于我!郭登回答:“我奉命守城,不敢擅自启闭城门。”郭登心里清楚,也先是要赚开城门,因而按英宗要求送去大量金银彩缎,但就是拒不开门。这时,皇太后孙氏在宫中筹措的八驮金银珠宝也送到也先军中。也先决定先回老营,动员兵力,再对明朝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英宗被拥着向大漠深处而去,也先还想利用英宗,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捞取更大好处。


    但是,也先利用英宗的幻想不久便破灭了。英宗被俘后,明廷采取了一系列应急措施,并立英宗之弟郕王朱祁钰为新天子,年号景泰,英宗被遥尊为太上皇。九月底。也先纠合各部军,大举南下,目标直指北京。十月一日,抵大同。也先已知道明廷另立新君,派人到城下,声言:“送上皇回京,若不得正位,虽五年、十年,务要仇杀。”也先能统一诸部,也是有政治头脑的人,他企周通过新、旧皇帝并立以分化明朝,从中渔利。英宗到此时已深知也先不会杀他,也洞察到也先所说送他回京不过是借口,便偷愉地对从水窦钻出向他敬献肥鹅美酒的知府霍宣说:“汝去与郭登税,固守城池,不可开城门。”当也先借英宗要挟时,郭登派人回答:“赖天地祖宗之灵,国有君矣!也先知大同城遭难攻下,便绕过大同南进,郭登将军情飞报朝廷。十月十一日,也先军抵北京。过卢沟桥时,英宗又见卢沟晓月,感慨万分,命人修书三封,分别致皇太后孙氏、景泰皇帝和文武群臣,通报敌情,让他们固守社稷。十月十三日,明军与瓦剌军展开激烈决战,明军人人奋勇,将瓦剌军击退。也先阻于坚城之下,又恐明朝援军断其归路,遂于十五日拔营北遁,英宗又被拥北去。经过这次南进,也先也明确意识到,利用英宗不会讨得多少好处,而断了朝贡贸易,经济损失很大。复元大业已成泡影,留着英宗并不能收到挟重恫吓之效,也先也就渐渐动了送归英宗的念头。


    在隆冬季节,英宗随也先人马来到漠北。昔日的大明天子,此时只能屈身于毳帐之中,帐外备一车一马,以供转徒。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锦衣卫校尉袁彬、通事哈铭和卫沙狐狸3人。他们悉心照顾英宗,彼此之间结下深厚友谊。在寒冷的冬夜,他们挤在一块儿睡,有时哈铭熟睡之中,把手搭在英宗前胸上,英宗感到胸口憋闷,但他默默地忍受,直到哈铭转身,英宗才趁势把他的手慢慢拿下,生怕弄醒了他。哈铭、卫沙狐狸都能讲蒙语,善于说笑逗乐,他们常说笑话以取悦蒙古人,这样他们可以对英宗友善些。在他们的照顾、安慰下,英宗的心情有所好转,但一想到故国,他就神情暗淡,有时夜不能眠。每当这时,他便走出帐外,仰观天象,对袁彬等说:“天意有在,我终当归。”在饮食方面,虽不习惯,倒也不缺乏。也先命人每二日送羊一只,七日送牛一只,逢五、七、十则摆簇席,牛奶、羊奶则每天都进献。在宴会上,也先还常亲自弹起虎拨思儿,放声歌唱,在座众蒙占人齐声和唱。也先还想把妹妹嫁给英宗,被英宗婉言拒绝。


    由于也先觉得把英宗留在手里不如送回明朝对自已有利,便派遣使臣到明廷,表示愿意送英宗回京。但是,此时坐在皇帝宝坐上的英宗之弟景泰皇帝对此却不热心。自从他在危急中登上皇位以后,就时刻担忧他哥哥回来会把皇位抢回去。而大臣们却不肯迎合他的心意,纷纷建议派使臣迎回太上皇。景泰帝在文华殿召见群臣商议,吏部尚书王直说:“上皇蒙尘,理宜迎复。乞必遣使,勿使有他日悔。”景泰帝满脸不高兴地说:“我非贪此位,而卿等强树焉,今复作纷坛何?”群臣一时无言可对。于谦看清了景泰帝的心思,从容言道:“天位已定,孰敢他议?答使者,冀以舒边患,得为备耳?”景泰帝听到皇位不再改动,才放下心来,说;“从汝,从汝。”十是升礼科都给事中李实为礼部右侍郎,为正使,升大理寺亟罗绮为少卿,任副使,率随行人员,于景泰元年(1450年)七月一日出发,前往瓦剌,携去效书三道,分别给脱脱不花、也先和阿剌知院,剌中只言议和,只宁未提奉迎上皇南归事。


    七月十一日,李实到达也先驻地。也先接见了使臣,同意让他们次日去见英宗,还风趣地说:“大明皇帝与我是大仇,自领军马与我肠杀。天的气候(意志)落在我手里。众人劝我杀他,我再三不肯。他是一朝入主,我特着知院伯颜帖木儿,使早晚恭敬,不敢怠慢。你每捉住我时,留得到今日么?”


     第二天,使臣来到英宗住处。英宗见到故国之人,首先说:“也先我出来,非为游猎私己之事,乃为天下生灵,躬率六军,征讨迤北,不意被留在此。实因王振、陈友、马清、马云所陷。也先实意送我回京,被喜宁引路,先破紫荆关,枪杀人民,拥至京师,喜宁不肯送回。后至小黄河,也先欲送回,又被喜宁阻住。到乾河,又要送回,又被他阻挡。”他对自己的亲征行为进行了辩护,将被俘的原因归罪于王振等人,并把未被送回的责任推到喜宁身上。喜宁原是他身边太监,土木之变被俘投降,向也先泄露明朝,为也先出谋划策,并极力破坏英宗与袁彬、哈铭的关系,在瓦剌各首领面前谗害袁彬。英宗对他恨之入骨,便设下计策,让他同瓦剌使臣一起使明,同时让与喜宁同行的高斌带上密信,命他到宣府时与总兵官合作,擒拿喜宁,果然得手,是时早已解到北京磔死。英宗用计除掉了一个屡次引导也先侵边的叛徒,是他被俘期间做的一件漂亮事。他现在向使臣提及喜宁,一来可表明自己的功劳,二是要说明也先是真心实意要送他回归的。然后,他又问起皇太后及景泰帝是否安好,并叫着姓名一一问及旧臣。接着,他抱怨说:“在此之前,因何不差人来迎我回?”李实回奏说:“陛下蒙尘,大小群臣及天下生民如失考砒。但虏中数次走回人口,有言见陛下者,有言未见陛下者,言语不。又四次差人来迎,俱无回报。因此,特差臣等来探陛下回否消息。李实说得冠冕堂皇,替景泰帝做了掩饰。英宗说:“你每回去,上覆当今皇帝,并内外文武群臣,差人来迎我,我情愿看守祖宗陵寝,或做百姓也好。若不来接取、也先说令人马扰边十年也不休。我一身不惜,祖宗社程、天下生灵为重。”从来使的规格、敕书等情况,英宗已看出景泰帝不愿迎他回去,故尔表明自己无意复位,并强调指出不迎他回去也先就会连年扰边,危害社稷生灵。


    七月十三日,在宴会上,李实向也先提及迎回英宗之事,也先说:“大明皇帝效书内只说讲和,不曾说来迎驾。太上皇帝留在这里,又做不得我每皇帝,是一个闲人,诸事难用。我还你每,干载之后只图一个好名儿。你每回去奏知,务要差太监一二人、老臣三五人来接,我便差人送去。”在李实等辞行之时,英宗更是再三叮吁迎回之事。在李实尚未返回北京之前,脱脱不花曾遣使请和,景泰帝派右都御史杨善等回访,敕书中仍是只言议和,不提迎回英宗,也不给杨善等金帛彩缎作为赏赐也先的礼物。杨善典卖了自己的家产,又向宦官借贷,购买了一批礼物带去。杨善能言善辨,说动了也先的心,也先决定送英宗南归。


     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二日,心绪万端的英宗,在做了一年的俘虏后,踏上返回故国的路程。也先率众首领送了半日路程,临别,也先下马解所佩弓箭战裙献上。伯颜帖木儿连送两日,送出野狐岭口,才洒泪而别。途经土木堡时,英宗祭把了一年前血洒疆场的将士亡灵。八月十五日,英宗抵达北京,由安定门入城,百官迎接。英宗改乘法驾,入东安门,景泰帝出迎,仿唐安史之乱后玄宗、肃宗故事,按照事先安排好的礼节,兄弟相互逊让。礼毕,英宗被送入南宫(今南池子一带)。此后几年间,他便被软禁在这里,无法迈出重门紧锁的南宫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