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在线”——打造内蒙古自治区文化门户网站! 内蒙在线 | 《忽必烈》电视连续剧官网 | 草原文化保护发展基金会 | 乾元驿 | 资讯 | 世界音乐荟专栏 | 北方游牧民族专栏 

朱祁镇-王振专权

    #关键词:明朝 朱祁镇 王振


    随着年龄的增长,朱祁镇逐渐成熟起来,对政务的了解也不断加深。正统六年(1441年)十一月初一日,朱祁镇御奉天殿,颁诏大赦天下,这可以视为他亲政的开端。次年五月,举行了大婚礼,册立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钱贵之女为皇后,说明朱祁镇是一个成年人了。大婚之后5个月,太皇太后张氏溘然长逝,三杨在此前后也从政治舞台上先后消失,政治决策权力发生重大转移,宦官王振成为朝廷中举足轻重的实权人物。


    说起来,由王振上演的明代历史上第一场宦官专权的戏剧的出现,也是明初以来宦官势力发展的必然结果。洪武初期,太祖曾制定法度,严厉禁止宦官预政和交通外臣。但太祖也多次自坏禁令,委派宦官出使行事。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整顿宦官衙门,提高了各监同的品秩,宦官二十四衙门初具雏形。成祖依靠武力从建文帝手巾夺取政权,“靖难”期间多得建文朝中宦官秘透军情之助,认为此辈忠心可用,即位后相继授予宦官出使、专征、监军、分镇等项大权,还建立丁东厂这个特务机构,专刺臣民隐事,由宦官提督。宣宗打破了太祖规定的不准宦官识字的祖训,在大门设立内书堂,选拔l0岁上下聪明伶俐的小内使数十乃至二三百人入学,以翰林学士执教,培养了一批通文墨的宦官。此时,司礼监代内官监而起,成为二十四衙门之首。司礼监秉笔太监享有“批红”的权力,代替皇帝批答数量繁多的奏章。这样,司礼监的太监们每每成为皇权的代理人,再加上掌握着东厂和锦衣卫,也就为日后宦官专权造成了可乘之机。不过,成祖、仁宗、宣宗都是有才干的皇帝,并且都于成年后御宇,政治经验丰富,能够自如地驾驭宦官,使其成为皇权的得力工具。英宗幼年即位,缺乏主见,王振终于逾越了至尊的皇帝,成为朝政的实际主宰者。


    王振原籍山西大同府蔚州(今河北蔚县),本是一名儒士,以后进身为教官,执教9年,没有成绩,例当滴戍。时值永乐末年,成祖下令教官考满乏功绩者,如有子嗣,可净身入大内教授女官。于是王振自阉入宫,先教授女官,以后被授予五品局郎衔,入东宫侍奉太子朱祁镇讲读,受到朱祁镇敬重。在宫里众多宦官中,王振是文化程度较高的,因而也受到宣宗重视,让他替不识字的司礼监太监刘宁代笔。朱祁镇即位后,他被委任为司礼监秉笔太监,有了攫取大权的条件。


    王振为人乖巧,善于察言观色。他知道太皇太后张氏和三杨是执掌权力的核心人物,便设法讨他们的喜欢。张氏笃信佛教,时常携朱祁镇到紫禁城外的功德寺烧香拜佛,诵经三四日不归,朝臣颇有非议。王振便让朱祁镇向张氏提出设佛堂以求冥福,这样既方便了张氏做佛事,又可免去朝臣非议,自然受到张氏赏识。朱祁镇活泼好动,常踢球玩耍。一次,朱祁镇正兴致勃勃地与小内使踢球,王振突然走来,朱祁镇只好停止玩耍。次日清晨,王振又特地跪奏说:“先皇帝为一球子几误天下,陛下复踵其好,如社程何?”三杨见此情景,也为王振忠君爱国之心所感动,大加赞叹。


    其实,这是王振故意做给人看的,在他忠诚正派的面具后面,是一颗极度迷恋权力的奸诈之心。他时刻窥伺着机会,借用朱祁镇手中的无上权力,建立自己的权威,培植自己的势力。正统元年(1436年)十二月,他唆使朱祁镇,以兵部尚书王骥、侍郎邝埜讨论边防军备不及时回奏为借口,将其逮捕入狱,给群臣敲了一记警钟。不久,右都御史陈智弹劾英国公张辅回奏稽迟,并弹劾科道官不能举奏,王振遂借机唆使朱祁镇将监察御史和给事中们各廷杖二十。这一下科道官们都知道了王振的厉害,纷纷禀承王振风旨,掘失大臣过失,自公、侯、酣马、伯以及尚书、都御史以下,无不被动,或下狱,或荷校,甚至谴谪。如正统三年(1438年)中,户部尚书刘中敷、侍郎吴玺,刑部尚书魏源、侍郎何文渊,都御史陈智都曾下狱,连辅政大臣之一的礼部尚书胡陨也未能幸免。


    对于王振权势的膨胀,太皇太后张氏自然不会不知晓。一日,张氏御便殿,召辅政五大臣入朝,宣王振至,斥责说:“汝侍皇帝起居多不律,今当赐汝死。”张氏左右的女官立即把刀剑架在王振脖颈上,朱祁镇急忙跪倒求情,五大臣也跪下求太后免王振一死。张氏说:“皇帝年幼,岂知此辈自古祸人家国?我听帝暨诸大臣留振,此后不得令干国事也。”很明显,张氏虽然看到了王振的跋启,但未真正认识到宦官专权的危害性,她只是想警告一下王振,并未想置他于死地。三杨本就是明哲保身的人,况且杨荣贪财纳贿,杨士奇纵子为恶,有把柄在玉振手中,个敢与王振抗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振坐大。有一天,王振竞大模大样走入内阁,提醒三杨年事已高,应选后继人。三杨虽怒火中烧,亦无可奈何,只能顺水推舟,推荐新阁员。正统六年(1440年)底,朱祁镇大宴百官,庆贺三殿二宫落成。按照惯例,宦官虽贵宠,不得与宴。朱祁镇时刻记挂着王振,宴会中间派人去探视,使臣至王振宅,王振正在生气,说:“周公辅成王,我独不可一坐乎?”使臣回奏,朱祁镇竞不惜公开违背祖制,开东华中门,召王振入席,王振行至门外,百官望风而拜,王振才面露喜色。可见,在太皇太后张氏去世前,王振已然权势熏天了。


    太皇太后去世后,对王振最后的一点约束也解除了,王振更加肆无忌惮地招权纳贿,网罗党羽,打击异己。国子监祭酒李时勉德高望重,在王振过生日时不肯前去祝贺,王振便寻找借口将李时勉以百斤重伽荷校国子监门外,16日始放回。大理寺卿薛造与王振是同乡,王振想拉拢他,但这位著名理学家不肯买王振的账,王振唆使御史构陷薛瑄,下狱论死,经大臣力救,才免死罢官。翰林侍讲刘球上疏劝皇帝亲理政务,任贤德大臣,触怒王振,遂将刘球下锦衣卫狱,最后将刘球杀死肢解。就连宣宗长女、朱祁镇长姊顺德公主的丈夫驸马都尉石璟因骂了府中的小宦官几句,王振认为这是伤其同类,竟把石璟关进锦衣卫监狱。在这种局势下,一些希望飞黄腾达的官员,也就把礼义廉耻抛在一边,纷纷投附到王振门下。工部郎中王佑諂媚有术,被破格提升为侍郎。一日,王振见王佑美而无须,便与他打诨:“王侍郎何以无须?”他竞回答说:“老爷所无,儿安敢有!”成国公朱勇是“靖难”功臣,在正统时仅居张辅之下,为勋臣第二人,每向王振进言,必膝行而前。甚至一些很有才干的官员,或许是受当时风气的影响,或许是为顺利施展平生抱负,也屈膝于王振足下。江南巡抚周忱即是一例。王振一座私宅刚刚落成,周忱马上进献松江地毯,辅地一试,分毫不爽。王振佞佛,周忱就铸一尊金观音奉送。周忱博得了王振欢心,所上奏章,朝廷批答无不如意,这倒使他顺利做了一些有利于国计民生的事情。王振门庭若市,户限为穿,进见礼也不断升值,馈赠百金者得见一面,干金者可受一餐,一时官员们纷纷攘攘,四处伸手攫取财货,贪风大炽。


     而少年皇帝朱祁镇,在深宫之中逍遥自在,外面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大概也不想多知道。皇帝无上的尊严和权力,并未激发起他对政治的热情,而他自幼年就建立起来的对王振的依赖之情,如今依然强烈地影响着他。他认为王振富有才干,忠诚勤恳,能有这样一个人替他处理冗杂的政务,他感到很满意,很放心。正统十一年(1446年)正月,他下令赐王振白金、宝褚、彩币诸物,并任命王振的侄子王林为锦衣卫世袭指挥金事。在赐王振的敕书中说:“朕自在春宫,至登大位,几二十年。尔凤夜在侧,寝食弗违,保护赞辅,克尽乃心,正言忠告,稗益实多。”这是朱祁镇感情的真实流露,而正是这种源自幼年的深厚感情,为王振的权力大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