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在线”——打造内蒙古自治区文化门户网站! 内蒙在线 | 《忽必烈》电视连续剧官网 | 草原文化保护发展基金会 | 乾元驿 | 资讯 | 世界音乐荟专栏 | 北方游牧民族专栏 

朱棣-欲远方万国臣服

     自朱元璋以来,明朝与周边诸国大多都保有通使通贡的关系。明朝皇帝即位要诏偷各国,各国国王拥立、袭位都要到中国请封,即求得中国的承认。每值节日或喜庆丧葬,明与各国间都要遣使庆吊。许多国都派有学生在明朝的国子监中学习。朱棣在与诸国的交往中,也采取厚往薄来的方针,常常通过使臣给外国以大量赏赐,而不计较贡物的多少,且准其携带货物到中土贸易,即使有时违反中国禁令,也不予追究,这在当时叫做“怀柔远人”。永乐元年,日本贡使来到中国,礼官李至刚说,根据惯例,“番使入中国不得私携兵器鬻民”,应该命有关机构严格检查来船,凡犯禁物资全部籍送京师。朱棣说:“外夷修贡,履险蹈危,来远所费实多。有所资以助资斧,亦人情,岂可概拘以禁令?至其兵器,亦准时直市之,毋阻向化。”


     洪武初,安南曾派官员到京师朝贡。朱元璋派使封其首领陈日煃为安南国王,赐以驼纽涂金银印。诏书称颂他在朱元璋一即位便奉表称臣,专使来贺。朱元璋希望他“永为藩辅”,并赐给他明朝的历书《大统历》、织金文绮、纱、罗等物。从此双方往还不断。


     朱棣即位时,安南内部正因王位发生争斗。国相黎季犛擅权,国王陈日煃及其子孙相继被杀,黎氏自立,改姓名胡一元,说先祖是帝舜的后裔胡公。朱棣不了解内情,封胡一元子胡奎为安南国王。胡奎一方面遣使谢恩,表示臣服,另一方面却在国中自称皇帝。


     胡奎等豪霸一方,侵夺广西思明所辖的禄州、西平州、水平寨,朱棣渝令归还,不听;又侵掠占城(在安南南),朱棣诏令修好,而侵掠如故,并强收占城为其从属,明朝赐给占城的物品也被安南劫去。永乐二年,原安南陪臣裴伯耆和国王陈日煃之弟陈天平先后绕路逃至明廷,请求发兵诛讨叛逆。云南宁远州又告胡专侵夺七寨。胡专闻讯,遣使到明廷,佯称谢罪,请迎归陈天平,立为国君。于是朱棣派广西兵5000人护送陈天平还国,并敕封胡空为顺化郡公。不料,这一行人在归途中,中了胡沍设下的埋伏,陈天平被杀,护送的明军败还。朱棣闻讯大怒,决意发兵征讨。


     永乐四年(1406年)七月,朱棣命成国公朱能佩征夷将军印亢总兵官,西平侯沐昆为左副将军,新城侯张辅为右副将军,督师南征。中途,朱能病卒,以张辅代将其军。明军进入安南,传檄数胡一元父子20大罪,并告渝回人将辅立陈氏子孙。明军连战告捷。胡氏烧掉宫室,驾舟入海,后为明军所获。安南郡县相继则顺。朱棣下诏,访求陈氏子孙。但耆老1200余人前往军门陈说:“陈氏已为黎贼杀尽,无人可以继绝。安南本中国之地,请仍划入中国,如同内地郡县。”于是朱棣下诏,改安南为交阯,设立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及都指挥使司,辖15府,36州,181县,由布政司直隶5州,分辖29县,凡要害处,均设立卫所,加以控制。


     朱棣下诏,凡陈氏诸王被就者都给予赠溢建祠治塚,宗族被害者赠官,军民亡死暴露者加以掩埋,居官者仍任旧职,与新任官员共同治事。黎氏的苛政一切蠲除,遭刑者全部放免,礼待高年硕德,鳃寡孤独无依者收入养济院,又征求怀才抱德之士,凡山林隐逸、明经博学、贤良方正、孝弟力田、聪明正直、廉能干济、练达吏事、精通书算、明习兵法者,但有一技之长,都送往京师录用,先后被举者达9000余人。后黎季犛被安置广西为戍兵,其子因善兵器,被赦免录用。这是永乐五年的事。


     应当说明,朱棣打安南,并在安南设交阯布政司,是违反当地人民愿望的,因而遭到反抗,不久,便发生了陈氏故官简定等造反事件,以及自称为前安南王孙陈季扩等的反抗事件。明朝宦官马骐等到交阯采办,掠索珍宝,也激起当地人的不满,人情骚动,直到宣德初年,仍不能平定,明廷不得已于宣德五年(1430年)撤销交阯郡县,仍令安南为番属。


     就在朱棣发兵安南的前一年,即永乐三年,又开始了另一件对后世影响甚大的事,这就是郑和下西洋。明朝人对海洋的概念,是以今婆罗洲为界,婆罗洲以西称西洋,婆罗洲以东为东洋。郑和曾七下西洋,其中六次在永乐年间,一次在宣德年间。


    当时,中国东南海上局势很是动乱,不仅有安南的四出扩张侵掠,而且还残存着许多反明势力,有元朝的余孽,有方国珍、张士诚的余党,还有沿海一带反抗明朝统治的豪强武装。他们不仅不遵守明廷的通海禁令,而且私自交通外国,往往为寇。广东人陈祖义等因犯事逃到旧港(今苏门答腊岛巨港),招募流亡,抨制了这一通往西洋的交通孔道,许多海外贡使被拦劫,使明朝向海外的发展受到了限制。同时,南洋一些地方对明朝的情况不甚了解,或抱有敌对态度。另外,建文帝下落不明,是否会在海上纠集力量与朱棣对抗,也是未知之数。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早在永乐元年便派了宦官马彬出使爪哇诸国,到了永乐三年,郑和的航海活动便开始了。


    


     这年六月,郑和和王景弘等率士卒27800余人,指挥着大型船队自苏州刘家河出海远航。这只船队,共有大小船只208艘,其中大船62艘(一说63艘),最大的船长至44丈,广至18丈。稍小些的长37丈,广l 5丈。随行人员有官校、旗军、勇士、通事、民艄、买力、、书手,此外还有阴阳官、教渝、舍人、医官、医士和负责罗针的火长、香火长、司舵以及军匠、民匠、行人。船上除装载大量的礼品和商品外,还备有充足的粮食、淡水、盐、酱、茶、油、烛、柴等等。郑和的船队来到爪哇,正值爪哇东王与西王相攻杀。东王战败被杀,属地为西王吞并。郑和船队经过东王治所,官军登岸贸易,竞有170人被西王都马板兵杀害。郑和为了自卫,刚要兴兵致讨,西王闻讯赶忙遣使到明廷谢罪。由于都马板遣使表示谢罪悔过,朱棣决定“止兵不进”。但170人死于无辜,都马板必须输黄金6万两偿命赎罪。如不然,“问罪之师,终不可已”,爪哇表而悔过,实际并不服罪,郑和于第二次下西洋时再至爪哇,都马板才派使臣献黄金万两谢罪。礼部臣以爪哇偿金尚欠5万两,请治爪哇使者之罪。朱棣说:“联于远人,欲其畏罪而已,岂利其金耶2今既能知过,所负金悉免之。”后来爪哇“比年一贡,或间岁一贡,或一岁数贡”,与明朝关系一直较好。


     郑和的使团又曾到渤泥国。渤泥在今加里曼丹北部及文莱苏丹国。封前渤泥国王马合漠沙世子麻那惹加那乃为渤泥国王,给印符诰命。永乐六年(1408年)八月,麻那惹加那乃率其妃及弟妹男女并陪臣来中国朝见。朱棣派中官杜兴等前往福建宴劳慰问,迎接进京。朱棣对麻那惹加那乃远道前来十分高兴,设宴款待,“嘉劳再三”。麻那惹加那乃称颂“天子功德加于我者,与天地同其长矣”。因而“远方臣妾,不敢自外,逾历山海,躬诣阔下,以伸其佃”。朱核对渤泥国王的至诚也很受感动,说:“王之至诚,贵于金石,达于神明。”


     渤泥国王的来朝是郑和出使而取得的最令朱棣满意的结果,不幸后来渤泥国王回国前病死在中国。朱棣为其辍朝三日,以示哀悼,并以下礼安葬于南京南城外。


     永乐七年(1409年),郑和第三次远航。这次远航,受到了占城国王的欢迎,因为明朝制止了安南对占城的侵略。在郑和第二次远航时,曾经到过锡兰山,向佛寺布施香礼,并立碑于锡兰山。此碑经过500多年,1911年发现,现存于科隆坡博物馆。当时锡兰山国王为阿烈苦奈儿,是个暴君,对明朝及邻国不友好,“屡邀劫其往来使臣,诸番皆苦之”。郑和第二次出使时没有能解决这一问题。这一次,郑和带了朱棣的诏书,告诫锡兰山国王要“抵顺天道,倍守联言,循理安分,勿得违越,不可欺寡,不可凌弱”,同时照例给予赏赐。阿烈儿非但不听,反而要谋害使者,劫夺钱粮船只,结果失败被俘,被解送南京。朱棣念其为远人,不久释放。永乐十年,朱棣派使节往锡兰山颁给诰印,封阿烈苦奈儿的亲属耶巴乃那为土,并送还阿烈苦奈儿。这一举措使得海道清宁,更多的贡使络绎不绝地来到中国。郑和这次出使,还诏封了满剌加的国王,使满剌加摆脱了长期受暹罗控制的地位。在郑和船队回还时,满剌加国王随船来到中国致谢,朱棣亲自在奉天门设宴款待,并给予厚赐。在郑和的斡旋下,逞罗终于与满剌加和睦相处。


     郑和奉命出使,先后到达30余国,宣扬了国威,提高了明朝的政治外交地位,加强了明朝与西南各国之间的友好往来,促进了彼此间的文化经济交流,朱棣在国内的威望也因之提高,地位更加巩固。郑和的航程最远到达非洲东海岸、红海海口,是当时世界航海史上的一个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