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在线”——打造内蒙古自治区文化门户网站! 内蒙在线 | 《忽必烈》电视连续剧官网 | 草原文化保护发展基金会 | 乾元驿 | 资讯 | 世界音乐荟专栏 | 北方游牧民族专栏 
萨满教与蒙古族帝王


    
      萨满教与蒙古族帝王色音(北京师范大学)在蒙古族历史上,萨满巫师和封建帝王间的合作经历了从伙伴式合作演变为敌对式合作的嬗变过程。豁儿赤和阔阔出是两位有名的职业萨满。职业萨满往往被认为是神和人之间沟通的中介人。豁儿赤曾经为成吉思汗的登基制造舆论说:"俺乃圣祖孛瑞察儿掳来之妇所生者,俺与扎木合一腹而异胞者也。俺本不离扎木合者。然神来告余,使目睹之矣,草黄母牛来,绕扎木合而行,触其房车,触扎木合而折其一角,化为斜角者,向扎木合吼之,吼之,将土扬之,扬之,"还我角来"云云。无角黄犍牛,高擎大房下桩,驾之,曳之,自帖木真后,依大车路吼之,吼之来也。此天地相商,令帖木真为国王之意,载国而来者也。神使我目睹而告焉。"1很明显,这些职业萨满把统治阶级神化,让人们相信统治者都是天上派来的,是天的意志的代表者,奉天承运,代天行罚的。谁违背了他们的意志,就是违背了天神的意志,会受到无情的惩罚。"长生天"概念的形成标志着这种天命观的确立。"长生天"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天,是众多的事物现象的最高主宰者。这种天命观思想的形成,也是与统治阶级巧妙利用萨满教分不开的。有一次,成吉思汗出征金国阿拉坦汗时,"依俗登一山,解带至项后,敞襟跪祷曰:"长生天有灵,阿勒坦汗挑起纷争,他无故辱杀我父弟兄斡勒巴尔黑和我曾祖弟兄俺巴孩罕,......我欲复仇讨还血债。天若许我,请以臂助,并命上天诸神及下界人类辅助我成功。""2这说明他对天祈祷,是想借助天的威力来争得"下界人类"的拥护和帮助。同时,他也意识到要获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必须争得那些在人民中最有名望、最有威信的萨满巫师们的支持。因此,他给他们经济上的优惠和政治上的地位,如封豁儿赤"万户之官",还赏赐了三十名美女。当蒙古大帝国建立后,成吉思汗把萨满教变成了官方宗教,重用"别乞"(意为大祭司),给予和诸王几乎相同的待遇,如被他任命的别乞兀孙骑白马,着白衣,"坐于上座而行祭祀"3。从此萨满的政治地位越来越高,教权开始介入政治。随着萨满巫师们政治地位的提高,"巫祝集团的个别代表人物有着巨大的社会影响,并在这一基础上开始和世俗权力的代表人物--民政酋长及军事首领争夺权力。"4阔阔出就是其中的一个。晃豁坛的蒙力克之子通天巫(帖卜腾格里)阔阔出,依仗自己的政治地位,无恶不做,为所欲为。他不仅殴打成吉思汗之弟哈撒儿,还经常在哈撒儿和成吉思汗之间挑拔离间,甚至还想聚众叛乱,争夺政权。成吉思汗得知消息后,即派其弟斡惕赤斤杀掉了阔阔出。正如霍尔巴赫说:"专制君主觉得宗教是美妙的,那是当宗教向他保证他是地上的神,他的属下都是为了崇拜他和为他的幻想而服务才降生于世的时候,一旦宗教叫他成为正直公正的人的时候,他就会否定这个宗教。"5成吉思汗正是这样。他给萨满很高的地位,并不是为了信仰,而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一旦他们对他的统治不利或危及世俗权力的时候,他就"否定这个宗教,"并不惜采取一些最残酷的手段予以镇压。此后,蒙古族历代统治者都继承成吉思汗的衣钵,对萨满教采取有时扶持有时镇压、有时利用有时排斥的态度,使萨满教一阵衰落,一阵恢复。直到16世纪末叶,萨满教在蒙古族统治者的绝对禁止、一律消灭的果断措施下遭到了"恶运"。1道润梯步译:《新译简注(蒙古秘史)》,第243页。2参见《史集》第一卷,第二册。3参见《史集》第一卷,第二册,第49页。4柯斯文:《原始文化史纲》,人民出版社,1954年,第243页。5霍尔巴赫:《自然的体系》下卷,第237页。

百家论坛

草原文化研究、推动草原文化发展

文章列表: